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0 15:59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金斯伯格,最高法院超过70岁的另3位大法官中,两位是保守派(72岁的克拉伦斯·托马斯和70岁的塞缪尔·阿里托),1位是自由派(82岁的斯蒂芬·布雷耶),如果他们都在拜登任内退休,再假设拜登提名的3名自由派人选都过关,那么自由派将增加到5人,保守派又将缩减到4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举国哀伤,尽管特朗普4年前曾要求骂他的金斯伯格辞职,现在也说:“伤心听到这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现任大法官——黑人克拉伦斯·托马斯和意大利裔塞缪尔·阿利托,都是稳定的保守派;而父母来自波多黎各的索托马约尔,作为耶鲁的拉美裔女生成为自由派,也可以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肯定地,戏剧性一幕还在后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这次再提名大法官人选,不排除选择一个不那么极端保守的人,甚至是一个政见相对模糊的女性联邦法官,以便在国会明年初换届前(也就是今年年底之前),尚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能快速批准。那样的话,日后这个新的大法官也存在蜕变为自由派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是拥有14亿人口和庞大中等收入群体的超大规模消费市场,是全球CEO眼中本国以外最重要的增长市场。“一些外国企业退出中国市场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人力成本优势正在消失等宏观环境的变化,很多情况是企业微观竞争的结果,是他们的在华业务被中国企业替代了。撤资退出的背后,是这些产业中中国企业的崛起。”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针对美国国会此前通过有关涉台法案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强调,美国国会有关法案严重违反“一个中国”原则和中美“三个联合公报”规定,严重违背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,中方对此坚决反对。“一个中国”原则是人心所向、大势所趋,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,世界上已有180个国家同中国建交,美国早在四十多年前就在“一个中国”原则基础上同中国建交,现在却阻挠其他主权国家同中国发展正常国家关系,这毫无道理,也是逆潮流而动。我们敦促美方恪守“一个中国”原则和“三个联合公报”规定,遵守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,采取切实措施,阻止有关议案成法,慎重妥善处理涉台问题,以免严重损害中美关系和台湾和平稳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是第一位在哈佛和哥大都曾担任“法律评论主编”的女性;创办了全美第一份关于妇女权益问题的专门法律期刊;是第一位在哥大法学院获终身教职的女性;是第一位犹太女性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、第一位主持同性恋婚礼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自由派还有机会阻止最高法院长期右倾,一是设法阻止特朗普提名极端保守的人选,二是选举拜登上台,三是等待时间把保守派大法官磨得没有棱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TikTok到底如何危及美国的“国家安全”,美国政府并没有拿出真凭实据。然而,以安全为由进行网络管制,对于美国政府来说并非个案。“任何一个普通公民发的短视频,都被认为同国家安全有关。理论上,这种情况是否跟国家安全有关,其实是个问号。”吕本富分析说:“美国有一种把数据安全泛化的趋势,除了防范已知的威胁,未知的威胁也被纳入监管范围。”